当前位置:环球都市网 > 财经 >
市场信息报【记者 谈春平 通讯员 张倩 候勇 图/罗海】 驱车在羊肠山道上颠簸近半个小时,又徒步滑下一个无路的半山坡,踩着一根摇摇晃晃的枯树涉过湖塘,再手脚并用地爬上对岸的

市场信息报【记者 谈春平 通讯员 张倩 候勇 图/罗海】驱车在羊肠山道上颠簸近半个小时,又徒步滑下一个无路的半山坡,踩着一根摇摇晃晃的枯树涉过湖塘,再手脚并用地爬上对岸的野山坡……这不是驴友的探险活动,而是一个乡村派出所一次平凡的出警。

  距离西安市中心约30公里的长安区鸣犊街办一带,可谓是“鸡鸣三地”。这里北邻蓝田库峪、东接灞桥白鹿塬,村、塬、峪、沟、湖等各种地貌一应俱全。这里,是公安长安分局鸣犊派出所的管辖区域。

  这个乡村派出所的15名民警几乎是清一色的80、90后,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在远离家乡、亲人和城市繁华的这个偏远山村,日复一日地起早贪黑、默默守护,在普通农村基层民警的人生里,聚攒着时代青年的风采……

爬坡淌沟过“独木桥”:不一样的出警

  我们的故事从一起普通的出警开始。

  这天下午,鸣犊派出所接到一起报警,说是鲸鱼沟的山坡上发现一个疑似流浪男子,好像快不行了。值班副所长白晓强和民警立即驱车前往现场。在西安,鲸鱼沟算是小有名气的一个风景区,但主景区隶属灞桥区,鸣犊派出所辖内的这一段只是鲸鱼沟的“背街小巷”,知道的人很少,基本上连正规的路都没有。

\

  从派出所到鲸鱼沟,需要先上到砲里塬,再穿过几个村庄和一长段土山路才能到达。汽车先上到砲里塬,穿过几个村庄,又顺着羊肠山径一路大角度下行,到这里,前方已经没有路了。这里已处于鲸鱼沟的下半腰,由于雨季山坡容易坍塌,几户零散的山民早已被政府迁往高处居住。放眼望去,四周除了一间废弃的老屋,满眼都是荒坡。

\

  终于下到了鲸鱼沟的沟底,四周却是空无一人。山沟里手机信号差,白晓强转来转去,终于找到一个有微弱信号的位置,和报警人取得了联系。现场位置一核对才知,警情竟是在湖对岸的山坡上。其实按照地域划分,从湖面算起,就已经是灞桥区的范围了。但出警的事耽搁不得,仝玉川随手捡起一根近3米长的树枝往湖里一探,竟深不见底。几名民警顺着湖四处搜寻,终于发现一处相对较窄的湖面,并且有一根枯树歪倒在上面,如同一个独木桥,他们于是踩着树干,像走平衡木一般歪歪斜斜地过了湖,来到了对岸。

\

  爬上山坡,依然没有找到人。民警们又敲开村民的门走访询问,得知“流浪者”是周边村里的人,已被家人接走。民警这才放心返程。

从建筑小工到全市优秀民警:古艳辉的故事

  和城市里的社区民警一样,走村串巷也是乡警的日常工作。民警古艳辉告诉记者,农村的“走街串巷”不仅是对乡里乡亲感情的加深,更要注重对法律知识和安全防范的普及。“一些村民不懂法,直到打了人被查处了,才知道是违法。还有就是神医诈骗、电信诈骗等容易发生,要给他们多讲多宣传。”

  刚刚30岁的古艳辉虽然年龄不大,经历却颇为坎坷与传奇。他的家在户县农村,高三时,母亲的生病去世直接影响了他的高考成绩。从某航空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亲戚想帮他在阎良飞机城找个对专业的工作,他却拒绝了,一心要当警察。为了这个理想,他在建筑队干过小工、拆过沙子、和过水泥、拉过药渣,每天工作12个小时,赚20块钱养活自己,就这样白天上班、晚上自学,两年后终于如愿以偿,成为鸣犊派出所的一名民警。

  古艳辉吃过苦,便更珍惜身上的警服,也更能体谅民生的不易。他说话办事,很受村民喜欢,很快便成为调处矛盾纠调的行家里手。古艳辉还总结了3个字:“坐、听、讲”,他说,调解矛盾纠纷,一定要先坐下来谈,这是缓和双方怒气的一个重要过程;其次,要听,让人家把想说的话说完,让他的怨气倾泄出来。最后,就是讲,要用通俗易懂的白话和他谈,不仅要考虑乡土民约,还要把法律的东西穿插进去。从警7年多,经古艳辉成功调调的治安案件至少已有200多起了,他还曾因为细心与敏锐,在一起杀人案件的侦破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

  在鸣犊街办杨沟村,寄留着26名由社会福利院收留的弃儿,大多身患重病。古艳辉虽然还没有成家生子,没有为人父母的感同身受,但每次想到这些孩子,他的心同样揪的疼,只要有闲暇,他就会带着自费购买的小食品、小玩具或者文具书本去看望这些被家人遗忘的孩子们。而孩子们每次看到他,也都会高兴地围着他喊:“小古叔叔”。

(平安祭扫的背后):殡仪馆与墓区里的警察身影

\

  鸣犊派出所辖区是西安市最大的墓园区,寿阳山、凤栖山等均座落于此,特别是西安市殡仪馆迁至此后,仅几大墓区的日均流动人员就达到近万人,清明、农历“十一”更是超过百万人次,治安压力之大可想而知,每逢这时,所里都是全警出动,这也意味着,15名民警没有人能在“正日子”里回去祭扫已故的亲属。

\

  每天早晨8点半,民警潘春竹都会准时来到殡仪馆,直到中午时分人群散去方才离开,“主要是检查车辆安全、预防和及时化解矛盾纠纷,还有就是消防安全。”潘春竹是这里的责任区民警,这也是他每天必须的日程之一。“迎灵厅是等骨灰的地方,丧属容易聚集,丧属们大都心情不好,便容易发生小矛盾、小摩擦,不及时处理就会引起打架斗殴,所以每天都要来这里看一看,叮嘱保安加强巡防。

  柏树因为喻意“长青”,成为墓区里最常种植的树木之一。但这种树极易引发火灾,“虽然不会见火即燃,但它一烤就出油,像涂了汽油一样,一旦烧起来非常可怕。”为了减少墓区的火灾隐患,民警们多次与各墓区负责人商讨,创新推出了“以纸换花”的办法,在各个墓区入口处设置“文明祭奠”的宣传点,邀请扫墓者用带来的纸钱免费换取菊花,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近几年来,各墓区没有发生过一起火灾事故。

\

  第一次来到鸣犊街办高寨村顾老太太家里时,看到老人年迈多病的身体和四处漏风漏雨的土坯房,民警景东当时就从口袋里掏出200元钱塞到老人手中。其实,景东和妻子每月的工资加起来只有5000出头,每月还要固定支付1600元的房租和1600元的新房贷款,所剩也是捉襟见肘了。即便如此,景东还在一次街办为重病村民的捐款中,毫不犹豫捐了500元。顾老太太的低保手续就是景东帮忙办理的。

 


  

  

  

Copyright © 2018 环球都市网 版权所有 商务合作:赵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