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都市网 > 财经 >
被告贺向阳整理上诉材料 编者按 2016年4月27日,福州鼓楼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贺向阳赔偿原告福州瑞芯微电子有限公司总裁励民1元钱,同时向对方赔礼道谦。至此,一场名誉侵权官司历
商业盟友反目以小说报仇:法院历时3年判赔对方1元钱

被告贺向阳整理上诉材料

编者按 2016年4月27日,福州鼓楼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贺向阳赔偿原告福州瑞芯微电子有限公司总裁励民1元钱,同时向对方赔礼道谦。至此,一场名誉侵权官司历时2.5年,终于画上了句号。

但对此判决,被告贺向阳却不服,表示已经上诉。据其说,自己引狼入室,被背信弃义的小人利用完后,又以不正当商业竞争手段致自己于死地。“小人”是伴随着我的血泪史“得志”,“他励民今天的成就是踩在我的尸首上的。”

我只想图个公道,只想还事实于公众。原本自己编撰的是小说,虽可虚构,但却恰恰写成了真实的纪实性报告文学,谈不上侵权。“没想到对方却恶人先告状。”至此,自己也将不再隐忍下去,决定一步步揭开其罪恶的真面目。

据有关媒体报道说,福州瑞芯微电子也是二线城市做出的一线企业的生动例子。瑞芯微电子转型发展开始于2008年,从最早的研发复读机芯片到MP4芯片,再到安卓平板芯片,目前几乎和所有的国际品牌都有合作项目,获得“中国芯”称号。2013年,瑞芯微电子主控芯片销量在安卓平板市场占有率居世界第一。

但始于其老板励民为原告的一场历时近3年的官司却也给公众一深刻的反思。究竟是成王败寇的商业之争,还是另有隐情的悲壮之牌局。人性、人情、道德、公理交织,到底谁成为人生的最终赢家?

纷争:起因散伙

原告励民诉称,(原告励民系福州瑞芯微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芯微”)总裁。) 瑞芯微曾研发、生产复读机芯片,因该产品与被告贺向阳所先后任职的步步高教育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步步高”)及东莞市智能达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能达”)有业务往来,瑞芯微为“步步高”牌及“智能达”牌复读机供应芯片。后智能达因经营不善倒闭,作为智能达主要股东的贺向阳事业跌入低谷,但其不反思自身原因,重新通过努力改变困境,反倒将失败的原因归到励民身上。在励民念及浙大校友及昔日商业伙伴之谊,慷慨助其解决生活所困后,贺向阳不仅不心生感激,反而动起了坏念头,以侵害名誉权方式,对正不断获取荣誉的励民和事业正蓬勃兴盛的瑞芯微下手,意图迫使他人花钱“买平安”。主要行径表现在:2013年1月,贺向阳未经励民的许可、授权,编纂并出版了一本名为《中国芯片第一人——励民发家史》的书籍。并通过博客等发布《致福州瑞芯微全体员工及各位朋友的一封公开信》肆意歪曲抹黑其发家史。同时,贺向阳不断在福州软件园管委会、步步高公司及行业其他客户群体、校友中广为散发,试图以此要挟励民。

而被告贺向阳则辩称:纸质版小说是征询意见的小样稿而非正式出版稿,其根据出版社编辑的意见,以征询意见稿的方式寄送给小说里出现的当事人以征询修订意见,其本人在小说扉页显要处注明了“征求意见稿”字样。

小说并未偏离事实、夸大事实,而是对基本事件的呈现和对原告错误行为正当、文明的批评。小说在主观上没有故意和恶意,客观上更不构成侵权的事实。对于小说的写作目的,正是寻求公平正义、维护商业道德底线、追求社会道德良知的正能量成分,目的有二:1、给读者以创业的启示。2、促进原告励民及其股东的反思。况且小说是在原告网络公开发表《瑞芯微CEO励民的一封公开信》,诬陷、羞辱、谩骂其本人之后发生的,是对歪曲事实的正面回应。

“原告励民欠我“感情债、良心债、经济债”,这些债是客观存在,远非所谓几十万的“慷慨解囊”所能偿还和结清的,原告及原告公司的亏欠包括本人理应取得的分红以及对本人公司的经济赔偿,这些欠债原告早就应该有个合理交代。”

所以,本案原告身为主要事件的过错方、处理矛盾的责任方理应承担主要甚至全部责任。原告在其起诉书里充斥诸多因果颠倒、是非颠倒、主次颠倒的强盗逻辑,却反行恶人先告状之实。

被告贺向阳同时强调法院应注意到以下三个细节:首先,十年多前发生的事,当时原告、被告既是同学又如亲兄弟般友好,业内人人人皆知,所以合作的书面协议极少、口头协议居多。即便如此,原告方公司董事长黄旭以及原告励民的谈话录音,没有任何人利诱或胁迫。这位在任董事长黄旭既是原告励民的唯一重要的合作伙伴、公司创始人、长达22年的搭档,甚至也是主要事件参与者,事关瑞芯微公司内幕的这些谈话纪要从逻辑上和法理上讲,是非常珍贵且具有足够真实性、可信性、代表性、说服力的,这应该被列入本案的关键证据、主要证据。

其次,既然是小说,有些心理活动是基于人物性格特点及行为方式的文学化描写,没有脱离事件本质。原告个人多年享受政府巨大荣誉和大额补助,公司每年享受国家巨额财政补贴, 所以,其最主要领导人及其公司接受舆论和社会的监督是理所当然的。

“只要我的博文没有无中生有、严重歪曲事实,我想必要的批评或者说没有涉及个人隐私的爆料都是我身为公民的权利和义务。”

再次,瑞芯微公司曾使用严某、柯某等私人账号用于公司营业款的收付,有重大偷逃税嫌疑,这是一个任何一个有税务常识的人都可以判断,而且被告在文章中指出的是瑞芯微公司偷逃税,这是根据瑞芯微公司违反财务规则做出的合理怀疑,不存在有侮辱诽谤的行为。

在此,被告申请法院调取瑞芯微公司从2002年至2010年期间的全部税务开票资料,与瑞芯微公司董事长的亲口陈述进行对照,确认该公司是否存在偷逃税的可能。

当然,法院并未采纳与该案无关资讯。最终,法院判决被告贺向阳停止侵权,为原告励民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被告贺向阳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励民支付精神损失费1元。至此,一场历时2.5年的名誉侵权官司到此暂时告一段落。

孰是孰非 各执一词

贺向阳:农夫和蛇的故事在我身上上演。“我在他危难之时救了他,视为知己。可他却背信弃义,暗中串通我的商业对手合伙整垮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贺向阳,男,1969年6月出生,祖籍重庆。贺向阳1991年毕业于浙江大学信电系微电子专业,先后在深圳亿利达通讯集团公司、广东步步高电子工业有限公司工作。在步步高工作期间,贺向阳是步步高通讯公司(现vivo智能手机公司)主要骨干成员和创业元老,带领团队成功研制、生产推出步步高首台有线电话机和首台无绳电话机,后担任步步高教育电子厂副厂长。

2000年贺向阳创建东莞智能达电子有限公司,历时两年发展,公司研发和管理团队达70余人,员工800余人,在跳舞机和复读机行业销售均排名全国前三。2003年智能达公司被评为广东省首批省级高新技术企业(属于行业创新型企业,荣获10多项产品专利),成为TCL集团、清华同方、清华紫光等公司在复读机领域的核心合作伙伴。同年,智能达商标被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评为深圳市首个教育电子省级著名商标。2002年起贺向阳被推举为东莞市民营商会副理事长。

1998年,贺向阳将浙大校友励民创办的福州瑞科电子有限公司(现名福州瑞芯微电子有限公司)引入广东。据其透露,当时瑞科公司虽已开办四年,但发展举步维艰,全体员工6名,每年销售收入微薄。励民为了公司发展,极力邀请贺向阳担任市场和技术顾问,由此建立起亲密的合作关系,根据双方约定贺向阳享有合作分红权利。在贺向阳倾力推动下,瑞科公司不断进行产品质量改进、导入优质客户资源、引进关键技术人才,通过复读机项目短短两年多时间创利千万余元,公司迅速摆脱困境、转危为安,行业地位和声誉更是一跃进入行业前列。

2000年贺向阳带领智能达创业团队经过市场调研和潜心钻研,首创了复读机“复读电子慢放/变速不变调”的革命性创意,随后进行了技术方案认证。同时,贺向阳率领东莞智能达电子有限公司延续和瑞科(后名瑞芯微)公司的紧密合作,共同研发和推广“电子慢放”复读机新产品:智能达团队负责市场调研、产品开模、工程样机制作、新品试产,瑞科公司负责软件设计和芯片生产,共同完成此项目研制推广。2002年5月,励民单方面违背此前之合作约定,私下和智能达的市场竞争对手进行商务交易,瑞芯微由此一夜之间获得300万片电子慢放芯片订单,销售收入5400万元,获销售纯利润3600余万元,后续共获利两亿余元。该行为造成东莞智能达电子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巨大,经营严重受挫,贺向阳事业很快跌入低谷,企业倒闭。

2006年10月,贺向阳携朋友排出重重困难二次创业,创建了深圳瑞冠电子有限公司,励民为了私利和讨好贺向阳竞争对手、积极参与拆散瑞冠团队主要管理和技术成员,再次给贺向阳的事业带来灭顶之灾,也对贺向阳身心带来极大伤害。

面对校友励民屡次无情伤害,贺向阳在忍无可忍、极度悲愤的情况下将励民的行为写成博文发表,以作劝诫警示。2013年4月励民用网络公开信否认事实,而后于2013年10月向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起诉贺向阳名誉侵权。2016年4月法院在时隔两年半之后才做出判决,判决贺向阳败诉。

该案关键内容“瑞科和瑞芯微是否守法经营”,法院在判决书中只字未提瑞芯微销售旺盛时期2002至2003年关键两年的纳税情况。法院只在判决书中写到:“经查明瑞芯微公司2004年纳税48万余元、2005年纳税59万余元、2006年纳税453万余元……”贺向阳对此很不满。

自2012年以来,贺向阳要求励民对其不讲诚信、过河拆桥、违背商业道德和商业规则的行为进行公开道歉并要求拿回自己的合作分红权益,时间过去多年,励民不仅未道歉和兑现合作分红,反而采用避重就轻、迂回缠绕的方法和手段,百般抵赖、颠倒是非。贺向阳认为,由于励民十多年一直采取欺骗、愚弄手段,导致自己事业数次遭受重大打击,不仅致使其受尽屈辱、身心俱疲、有家不能归,经常处于失眠、焦虑之中,多年来无法全身心投身研发和管理工作,同时,也给自己家人带来严重伤害。年迈父母为此常常伤心落泪,尤其近年由于操劳过度,长期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父亲在2015年摔倒后于2016年中风瘫痪,两个儿子被迫数度转学。

2006年贺向阳在深圳二次创业,一度家庭经济状况有所好转,遂将读小学四年级的大儿子接到深圳;但是好景不长,2010年贺向阳经营的瑞冠公司被励民恶意拆散,经济情况迅速恶化,全家人再度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大儿子初中二年级再度返回重庆县城老家,小儿子短短两年时间转学3次(不到三年读了4个学校)并于2012年被迫也回到重庆县城读小学。

贺向阳妻子对自己丈夫始终不离不弃,虽然自己带着两个儿子在老家县城璧山成为留守妻儿。受家族前辈的影响,她始终坚信一定会有云开雾散的一天。

据知情人讲,贺向阳因为人憨厚老实,一典型的迂腐知识分子,并不适宜在商场混。因屡屡听信于企业对其的口头承诺而帮企业进行技术改进,但常常被帮企业赢得了市场却抛弃了他。以致如今贺向阳一家人的生活过得非常凄苦。一家四口人(两个儿子)只能住在重庆县城学校仅60余平米的家属房里,该家属房是贺向阳父母早在1987年购买,现已很老旧,现在家里看的电视还是二十年前的老电视机。

励民:被污感觉很冤

以励民好友身份在“无赖一巴掌”博客上回应:"2011年12月贺某给励民一封长信(有信件为证),检讨了自己运营公司失败原因,并自称走投无路恳请借钱。2012年春节,贺某人来福州找励总,在所有人都反对的情况下,励总念及当年的情谊,按照贺某提出的安排家庭所需数目借了一笔钱给贺某(有借条为证)。贺某拿了励总借的钱,潜心写作,一年后举着一本错误百出臆想天开的自印小说,开出天文数字"

励总正直善良,一直不愿对作者的胡言乱语做任何评论。可是作为他的好友看完这样的东西是忍不住要评说几句:

1、先看看2002年贺某人接受采访的报道:

http://business.sohu.com/64/03/article204560364.shtml,当年智能达做到复读机全国前三,如果没有瑞芯、励总的全力支持,可能吗?之后也是支持一直没有间断。2006年智能达倒闭,作者应该很清楚问题是什么。倒闭前还欠了瑞芯一大笔货款,不是都免了吗?所以帮助都是互相的,该还的都已经还了……

昨天还没来得及说完,继续。

这封信的内容错误实在太多,太多的臆想,我都没法下笔纠正,所以只想列出2个关键点,大家一看也就明白了:

1、瑞科(瑞芯前身)1997年开始做复读机方案,当时与福建的工厂合作;1998年因复读机某配件缺货,瑞科正好屯了一批,贺某当时在步步高,通过中间人辗转找到励总,于是才开始了合作。

2、瑞芯2003年开始着手准备进入MP3市场,2005年底出第一款MP3芯片样品,2006年五一采用瑞芯芯片的MP3批量上市,详细可看:    http://article.pchome.net/content-441843.html。瑞冠成立于2006年,是跟着进入MP3市场……

对于励民方的言论,贺向阳表示很气愤,凭什么?他耍了流氓,却反而将自己伪装成受害者!“我一定拿证据来撕开他伪善的真面目。”

贺向阳最后对记者表示,福州鼓楼区法院的判决自己不服,现在已经上诉。他希望能将所有事情原委经过向全国媒体、社会大众、校友们进行公布,接受大众的评议。同时,他还表示,自己还手握有励民重大把柄,将选择在适当的时候予以爆料。

“我希望原告自查其言行和其公开信、“无赖一巴掌”博客,原告是否该对其诬陷、诽谤、侮辱、谩骂的行为和语言承担责任并给本人一个道歉呢?”

记者注意到,福州瑞芯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已于今年7月1日经证监会网站预先披露。贺向阳对其一直耿耿于怀的撕扯,会否影响到其上市不得而知。记者数次致电该公司,试图联系到励民,但没有成功。



  

  

  

Copyright © 2018 环球都市网 版权所有 商务合作:赵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