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都市网 > 国际 >
美国单方面挑起贸易争端后,出口中国的龙虾受到影响。图为2017年11月,缅因州渔民从船上卸下龙虾。 本报记者 章念生摄 2017年11月7日,威斯康星州的花旗参加工线。 本报记者 高 石摄

 

  美国单方面挑起贸易争端后,出口中国的龙虾受到影响。图为2017年11月,缅因州渔民从船上卸下龙虾。
  本报记者 章念生摄

  2017年11月7日,威斯康星州的花旗参加工线。
  本报记者 高 石摄

  美国贸易听证会举办地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外景。
  本报记者 章念生摄

  日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举行的拟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听证会在华盛顿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大楼进行。300多名来自美国各行业和公司的代表参加了此次听证会。绝大多数代表在发言中呼吁不要加征关税,认为这将对美国企业竞争力、就业及创新发展造成打击,并最终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以下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听证会上部分业界代表的发言实录

       

  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上的作用不可替代

  阿曼达·沃克(轮胎厂商Trans Texas Tire执行副总裁):

  目前提出的关税措施如果真正实施,将导致我们企业破产、员工失业。我们是一家从事拖车、货车所需轮胎组装的企业,进口钢制轮毂、轮胎组装件、轮胎等,在美国境内完成组装。我们的目标主要是满足美国汽车制造商的需求。上世纪90年代后期,当我们行业中的一家企业开始从中国进口轮胎和轮毂之后,整个行业的供应链似乎一夜之间都转向了中国。2003年,我们也开始从中国进口,因为当时美国最后一家轮毂生产企业宣告破产。如果当时我们没有将供应链转到中国,我们的企业今天已经不存在了。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无助于为美国工人提升市场环境。当前,轮胎行业高度国际化,供应链不只转向中国,也在转向其他亚洲国家。所有美国轮胎企业目前在中国都有生产设施。高度自动化的轮胎生产线目前也在泰国、越南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出现,但它们很多都属于中国企业成立的下属企业。对中国轮胎加征25%的关税将给我们企业、员工以及整个行业带来明显打击。我个人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轮胎行业,之前我从未见过如此欠考虑的政府政策。中国在我们这个行业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贸易伙伴。美国政府不负责任的举动并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乔纳森·戴维斯(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全球副总裁):

  在过去10年里,由于不断增长的消费群体以及中国作为电子系统组装中心地位的推动,中国的半导体消费继续超过整体市场增长,占全球总量的50%以上。美国目前在半导体生产的制造技术、设备和材料方面拥有市场和技术领先地位。在过去的15年里,美国在这一领域的公司平均出口超过国内生产的80%。因此,美国在全球半导体设备方面拥有贸易顺差,甚至与中国存在双边贸易顺差。然而,对中国供应商的产品加税可能会增加美国企业成本,提高价格,降低竞争力,使数以千计的高薪和高技能工作面临风险。美国半导体公司花了数年时间在全球各地开发成本效益高、质量高的供应商。就质量或成本而言,美国半导体制造过程的核心项目无法从国内或非中国来源国获得。从根本上改造供应链完全不可行,这将是昂贵、耗时的,简单地用另一个来源的组件替换我们系统设计过的、来自中国的组件是不合理的。

  托尼·赛皮埃尔(玩具制造商Step2 Discovery公司首席执行官):

  我们有一家名叫“闲暇时光产品”的下属企业,该企业位于堪萨斯,生产木质秋千、儿童玩具屋、藤架、露台等产品。拟征税清单中,有三类产品,即木材、座椅、木质家具,是我们生产中必须从中国进口的原材料。我们的产品需要一种特殊的柏树木材,目前只有中国能够大批量提供这种木材。我们曾经尝试在美国国内寻找供货商,但没有找到具有类似木质强度和防腐蚀性、防虫性的产品。另外,我们也曾花费一年多时间在其他国家寻找供应商,但同样没有任何结果。就商业模式而言,低重且高质的木材十分关键,否则产品的运输成本将变得难以承受。美国供货商提供的木材将导致我们的最终产品体积和重量变大,进而会增加运输成本。如果对这些产品按10%的税率加征关税,我们将在两年内损失850万美元,如果按25%的税率加征关税,我们将损失2150万美元。同时,相应的关税措施还可能会导致多米诺骨牌效应。原材料供应成本上升将导致零售商成本上升,而这又将让消费者面对更高的价格,最终导致销量下降,就业流失。

  加征关税将损害美国企业竞争力

  克里·斯塔克波尔(国际管道制造商协会首席执行官):

  我们协会代表着超过150个品牌,这些企业生产美国90%以上的管道产品。我们这个行业总计在美国创造超过46.4万个工作岗位。我们协会的成员企业对可能出现的关税措施十分关切,特别是涉及管道产品及其配件的部分。相应关税措施会对供应链带来显著破坏,造成行业成本上升,进而影响美国的管道产品制造商、这些企业的员工以及零售商和消费者。一旦相关关税措施生效,我们协会代表的制造商将会面对以下选择——提价进而导致销量下降,或者是削减员工人数以减少成本,又或者是将最终产品的生产过程转移到美国以外。同时,关税措施将打击美国企业的竞争力。我们协会代表的企业目前已经因为此前美国政府征收的钢铝关税而承受更高的金属原材料价格。

  朱莉·休斯(美国时尚产业协会主席):

  我们协会代表美国的服装品牌、零售商、进口商、批发商等。目前的拟征税清单中有不少服装产品。我们很难理解为什么美国政府会选择对美国普通家庭购买的产品征税。我们认为最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同我们的贸易伙伴以及中国政府通过谈判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就供应链而言,中国是服装产品的最大供应商,我们代表的很多企业找不到替代中国的可行选择。今年早一些时候我们开展的一项调查发现,行业内的企业对未来5年增长形势持乐观态度,但企业也表示,目前第一位的担忧是增长态势将被美国政府的保护主义政策所打破。现在,给我们行业企业带来最大损失的因素不是市场竞争,不是原材料价格,也不是规格检验,而是贸易保护主义。

  南希·威尔金斯(百货制造业协会联邦事务主任):

  百货制造业协会成员来自美国食品、饮料和消费品行业,我们的行业在全球范围内整合资源,成员企业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来发展国内外的供应和分销网络,以实现质量、效率和一致性最大化,同时保证成本和不确定性最小化。供应链网络是复杂的,企业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成必要的供应商资格认证活动。创建高效的分销网络同样复杂,通常需要进行重大规划,以确保产品配方和标识符合当地市场要求。当美国制造商无法使用最大化供应链时,它们在国内和海外市场的份额将拱手让给其他国家的生产商,这是相当危险的。

  美国普通消费者将最终为关税买单

  杰克·柯尔维(全美外国贸易委员会全球贸易与创新副总裁):

  加征关税将伤害美国消费者和工薪家庭,导致消费者为日常产品支付更多费用,并降低零售利润率。例如对苹果汁和其他进口果汁征税,可能会导致工薪家庭的消费支出上涨,使一些消费者无法买到果汁,并可能导致关键营养素的短缺。对于许多消费者,特别是儿童和老人,果汁是他们获取每天所需水果和蔬菜的主要方式之一。再比如,对自行车和自行车零件加征关税将对美国的自行车制造商造成负面影响,增加家庭购买自行车的成本。来自中国的成品自行车已经面临11%的关税,增加25%的额外关税无疑会增加成本,并且在中国以外没有任何替代的采购选择,没有国家或地区能够如此大规模地生产低成本的自行车。

  威廉·布勒南(必胜家居护理公司副总裁):

  必胜家居护理公司是一家美国家族企业,主要生产和销售吸尘器等家用清洁产品。我们希望不要对从中国进口的部分真空吸尘器额外征收10%的关税,并要求将这些产品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提议征收301条款关税的产品清单中删除。目前我们不能从美国或其他非中国来源国采购真空吸尘器。所有我们销售的中等或较低价格的真空吸尘器目前都是中国制造,只有中国具备支撑这一行业的基础设施,因此,我们无法轻易将这些产品的生产转移到美国或第三国。对真空吸尘器的拟议关税将对消费者产生重大的有害影响,因为这一消费品的典型终端用户是住宅客户以及一些小型企业。为了应对税收增加,我们不得不提高价格,最终将增加关税的负担转嫁给美国消费者,并且主要是中产阶层及以下的消费者。

  尼尔·穆尼(猎户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代表):

  美国政府说,按照301条款征收关税是针对中国不当的贸易行为,包括知识产权、技术转移和创新等。事实上,中国制造商为美国的专利持有者支付了占销售额5%—12%不等的专利费, 远远高于美国和欧洲制造商支付的费用。在我们企业所在的地板砖生产领域,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的提升和环境标准的提高,来自中国厂商的竞争不仅不是不公平贸易,相反还对美国有利:美国消费者从中国得到了有认证的环保型地板砖,而且质量一直在提高;而持有专利权和知识产权的美国企业,每年也都可以从中国得到一笔相当可观的专利费。

  拟征收的关税清单覆盖了我所代理客户40%的销售额,而且中国以外其他地区的产品无法满足美国消费者的需求。如果按照301条款加征关税, 那么将限制来自中国厂商的竞争, 给几家美国国内厂商近乎垄断的定价权, 将严重限制消费者的选择。这进而将增加房屋建设和翻新价格, 使普通美国人负担不起住房费用。这事实上是在给全体美国人征收惩罚性关税,将增加美国人的生活费用。

  郭洪(美国零售企业领袖协会国际贸易副总裁):

  每一天,美国的零售商都在为数千万的顾客服务。无论是在门店,还是在舒适的沙发上用移动终端购物,这些消费者大约贡献了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70%。关税作为一种隐性税收,将会削减消费额的增长。如果实施政府的301关税条款,将削减美国家庭,特别是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的生活预算,他们将无力负担日常消费。政府承诺尽量减轻消费者的痛苦,我们敦促政府向美国人民履行这一承诺。我们请政府为数以百万计的美国家庭、那些真正为关税买单的人着想。

  史蒂芬·兰(美国新娘与舞会行业协会主席):

  在礼服制造行业,中国拥有服装制造商的主导地位,意味着美国几乎不可能完全不进口中国制造的产品。如果未来要加征25%或更高的关税,供应商、进口商和直接消费者可能会分担更高的成本,因为零售商将试图将大部分或全部的价格上涨转嫁出去。加征关税提高了价格,减少了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可获得的商品和服务数量,自然将导致收入下降、就业减少和经济产出下降,损害美国利益。

  加征关税将阻碍美国创新发展

  凯瑟琳娜·斯万森(美国电信行业协会全球政策主任):

  对电信产品征收关税会对美国经济和战略竞争力产生负面影响。拟议中的关税目标设备对建设高速宽带互联网以及5G、物联网和大数据等相关技术至关重要。美国企业在采用新的互联网技术方面领先世界,但这些基于网络的技术依赖于底层硬件。对硬件征税,除了增加消费者的成本外,还会成为创新者的负担。在全球对技术领先地位的竞争日益激烈之际,此举将阻碍美国采用先进技术。对网络设备征收关税将阻碍美国建设高速互联网、发展下一代网络技术。

  杰克·柯尔维:

  我们的会员公司从中国进口零部件,生产从数据中心到人工智能领域的各种产品。加征关税将对美国的技术创新造成危害。美国是世界领先技术公司的所在地,对几个关键产品加征关税将产生贸易壁垒,削弱美国在技术创新方面的竞争力,包括围绕云技术、人工智能和互联网设备的创新。加征关税将直接增加美国建立数据中心的成本和难度,并导致制造业和就业岗位转移到美国以外。这些关税还将提高美国小企业的成本,这些小企业依赖云服务向全球客户出口产品。

  此外,加征关税还将对雇用数十万美国人的美国工业和出口产生负面影响。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重晶石储量,其中大部分用于出口。从技术和成本的角度来看,重晶石是美国油气行业钻井液中用于油气勘探的称重剂的最佳选择。其替代矿物成本过高,而且通常是金属性质的。加征关税将推高美国油气运营商进口重晶石的价格,降低钻井生产率。与此同时,外国油气竞争对手将从中国供应商的低价中获益,最终可能导致美国油气勘探和生产的减少。其系列影响是,由于美国加工厂的生产活动减少,美国的就业机会可能也会因此减少。



  

  

  

Copyright © 2018 环球都市网 版权所有 商务合作:赵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