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都市网 > 国内 >
疫情之下,全世界风声鹤唳。 近日,汇丰控股发表公告称,取消原定于2020年4月14日的第四次股息派发,并决定在2020年底前暂停派发所有普通股的季度或中期股息或应计款项,亦不会进

疫情之下,全世界风声鹤唳。

近日,汇丰控股发表公告称,取消原定于2020年4月14日的第四次股息派发,并决定在2020年底前暂停派发所有普通股的季度或中期股息或应计款项,亦不会进行任何普通股的回购。

疫情影响下的股市,正值至暗时刻。众多资本、机构、股民,已然成为惊弓之鸟。

汇丰此刻的公告,正如拉响了早就绷紧的弓弦。这声音清晰,而且被互联网无端放大。于是,就亲眼见证了股市风险及疫情危急所造成的应激性反应。

 

汇丰的陈情表,停止派息是短暂行为

对此,4月6日消息,汇丰控股行政总裁祈耀年迅速发表了告投资者信,从停止派发股息原因、公司远景、资本充足率、业务规划以及未来派发股息可能等几个角度,认真回应市场关切。

“反映集团主要监管机构认为疫情对全球的打击前所未见到,在此期间,银行必须加倍审慎,从而可于现在及长远为客户提供支持。”由于环球经济前景极不明朗,取消派息的要求,来自于监管机构的要求。而取消派对息,其目的,仍是指向为客户当下及未来服务。

汇丰不仅要对投资人负责,也要对客户负责,同时,也愿意为本地经济复苏担起责任。正如信里所述,“我们正努力协助客户及社区,并不断检讨及修订有关援助计划。汇丰已向从事受疫情影响行业的客户推出特别支援贷款、为有财务需要的客户提供延迟偿还按揭本金的计划,并向受市场明朗因素及供应链中断影响的企业推出新措施,即时纾缓短期资金压力,金额合并共超过300亿港元。”

公开信不长,但内容很丰富。

任何一家跨国银行,回应属地的监管要求,是其立足之道。汇丰控股的注册地在英国,对监管当局的指令,是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的。如果对监管不遵守,那么,所有股东们不仅是股息没着落,还会遭受更为沉重的处罚。

在疫情之下,银行尤其要集中精力,支持实体经济的复苏计划。股息不派发,作为留存利润是银行净资产的一部分,在本质上归属全体股东所有。换句话说,钱还是你的。但这部分钱,将在危急时刻,拯救实体经济。这可是大义;实体经济得到复苏,必然带来小河流水潺潺,大河必然丰沛之景。而作为汇丰的众多股东,必然同样会得到丰润之回报。这是私利。

兼顾大义与私利,汇丰等一众银行应监管要求停止派发股息,理应得到各界的理解与支持。

更何况,为了安抚民众,汇丰不惮给予最为明显的提示:董事会在较能掌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后,会重新检讨派息政策。

当然,我们在解决这件事时,如果只是停留在公众对汇丰暂停派发股息属于过激反应这一认识上,可能又忽略了公众对汇丰的感情了。

熟知香港市场的人都知道,香港资本市场几乎已然形成一个惯性思维,即汇丰必然会雷打不动的派息。以至于香港社会流行着“圣诞钟,买汇丰”的俗语。即在圣诞来临前买入汇丰股票,静静等待分红。颇有点现世安稳的感觉。

30多年的经营,汇丰确实已然深入人心。无论穷富,无论官绅,汇丰股票已然成为安稳的高收益的象征;同时,汇丰的股票也成为传情达意的重要手段,父母买给儿女,相爱的人彼此赠予,从而在经济与情感两个维度滋养着一代代港人。

风雨不动的派息,汇丰一直在坚持。有数据显示,过去的20多年里,汇丰少则拿出40%的净利润进行派息,多的年份甚至超过100%。

自然,这是品牌的力量,也是品牌经营的用心、用情之处。

似乎,没有什么能停止汇丰的派息。如果有,那一定是着眼于宏观经济大势的英国审慎监管局。

 

为何不担心汇丰

汇丰暂停派息,与网民的急切之情迥异的,背后的一些大股东,并无焦灼。数据显示,中国平安为汇丰控股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7.01%。目前中国平安持股汇丰14.19亿股,按照汇丰原定计划派息每股0.21美元计算,中国平安此次将减少3亿美元的股息收入。

不过,平安对此非常淡定。4月1日晚间,中国平安有关负责人士就汇丰暂停分红影响一事公开回应称:“汇丰的投资,我们是长期投资,公司将坚持高质量的资产负债管理和稳健的投资策略。”

一句“长期投资”,其信心自然流露。长期看好,自然无惧一时有无股息之分发。

那么,平安的信心从何而来?

平安的信心从汇丰历年经营水准而来。且不论汇丰在香港社会所形成的颇为悠久的“圣诞钟,买汇丰”信仰,单以世界经济形势急转直下的2019年而论,其业绩依然是保持稳健的。虽然经历了部分地区的业绩停滞,但总体趋势而言,汇丰仍录得2019年经调整除税前利润增5%至222.12亿美元。此外,集团各项目标业务的收入均取得良好增长,中国香港业务和英国分隔运作银行HSBCUK经调整收入分别上升7%和3%。零售银行及财富管理业务年内表现理想,经调整收入上升9%。工商金融业务的经调整收入上升6%,各主要产品和市场均取得增长。

平安的信心从汇丰的资本实力而来。从资产这一块来看,2018年,汇丰的资产总值已然达到 2558124百万美元,而2019年仍然增长至2715152百万美元之巨;从资本流动性而言,2018年拥有高素质的流动资产5670亿美元;而2019年进一步提升至6010亿美元。

股东不担心汇丰,股民及普及民众更无须担心汇丰。因为,响应监管要求,对任何一个银行而言,都是一致的。

 

欧洲银行遍性干粮打硬战

我们看到,按照监管要求暂停派发股息的,除了汇丰,还有一长串的名单,如渣打、莱斯银行和苏格兰皇家银行、劳埃德银行、巴克莱银行、桑坦德银行等英国银行。

事实上,暂停派发股息,留足货币操作空间,不是英国的专属,欧洲各国都纷纷出台新监管政策,强化银行业自身的稳定经营,从而能为经济复苏注入强心之剂。

据法新社3月27日报道,欧洲央行要求欧元区银行业至少到2020年10月都不要支付2019年和2020年的股息,以保持流动性来帮助家庭和企业挺过新冠肺炎危机。

同时,报道称,在各国决策者纷纷采取前所未有的举措支持全球经济之际,欧洲央行还要求欧元区各银行不要回购股票(奖励股东的另一种方式)。

欧洲央行指出,这些措施将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提高银行承担损失的能力,并支持向家庭、小企业和公司进行信贷支持,并“希望欧元区各银行的股东加入这项集体努力”。

此举还与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欧洲银行业联合会的提议相一致。此前,欧洲银行业联合会称,在危机期间,“上市银行不应增加股息或回购股票,以保持最大限度的资本保全”。

意大利的裕信银行和联合保罗银行也在此前已宣布暂停派息。

英国央行英伦银行表示,欢迎英国银行业取消分红的决定,并认为“这有助保留更多资本,支持受疫情冲击的经济”。

而香港联交所在回应外界关切时就说:“《上市规则》里对于取消派息并无具体要求,但是上市公司应该及时公布任何与股息安排有关的变动,确保市场信息透明。”

法律对派息与否并无强制要求。法无禁止即为许可,法治社会的精髓或许也就在于此。

上市公司不派发股息红利,就国内现状来看,一般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盈余因素的约束。此前亏损,那自然需要弥补以前年度的亏损,先生存,再发展,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其次,有些公司号称上一年度已然分红,从而拒绝进行年底派发股息的也有之。虽然,这类看法近乎诡辩,但资本市场确实存在类似企业。第三,也有部分企业不发股息,或是现金流紧张,或是处于集中偿付债务时期,也就不会进行派发股息了。

但汇丰不同于以上情况,汇丰只是被监管命令耽误分红的“金奶牛”。

 

理解暂停派发股息的维度

汇丰停止派发,因为监管部门对疫情形势的评估。

除了希望英国银行集团暂停派息和回购外,审慎监管局还希望银行不向高级员工(包括所有重要的风险承受者)发放任何现金奖金,并在未来几个月就可变薪酬的应计、支付和归属采取任何适当的进一步行动。

审慎监管局希望银行拥有强大的充足的资本,足以同时应对英国和全球的衰退以及金融市场震荡的冲击;同时希望银行能够加大对个人和企业信贷的投放力度。另一方面,疫情影响下经济下行,银行自身也需要资本用以保证稳健运行。

因此,要理解汇丰的暂停派息,需从英国政府的视角来看待,需要以全球经济大势的视野来看待。诚然,汇丰暂停派发股息,是面对疫情的一种应急措施。为此,有不少分析人士声称,疫情之下,经济活动按下了暂停键。似乎有理,但这种理解仍有失于片面。

从消费的角度来看,有些消费不是暂停,而是永远失去了。那些消费机会不会重来,即时场景下的消费是不会再来的,一些消费欲望也不会持续到重启消费的那一天。

正如哲学所述,我们一生无法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在时间的维度里,此刻的河流与此前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存在。而在消费的时光里,有些消费场景、消费冲动,一旦错过,就永无重启的可能。

疫情的蔓延,伴随的是需求萎缩。中国第一个走进疫情,第一个走出疫情,而全世界滞后于中国走出疫情。那么,中间这个时间差,必然是中国经济承压最严重的时期。这个时间段的消费需求能重启吗?有些是可以的,比如说买个冰箱,但更多的,可能就回不去那时那刻的消费场景与消费需求了。

然而,还有更大的危机,是一些企业,不论是中国还是欧洲或者美国,他们原有的产业链会不会发生转移?消费端崩溃,累及生产端;消费端的转移,生产端亦随之转移,从而演绎着全球产业升级及大转移。太阳下面无新事。

从这儿,我们不难理解英国审慎监管局对银行业暂停股息分发的要求。不发股息,这钱仍是股东的资金,但不发下去,银行可以集中资本做大事。一是保持自身的稳健,二是可以有效的为企业与个人输血,让他们不倒在黎明之前。有企业在,就有就业,就有税收,就有繁荣可言,而没有企业,就没有就业。

有人或会奇怪,汇丰发不发股息,与中国民众何干?

气象学家洛伦兹于1963年提出“蝴蝶效应”,认为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偶尔煽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的一场龙卷风。“蝴蝶效应”不仅体现了惊人的想象力和迷人的美学魅力,更蕴涵着深刻的命运共同体内涵:你不关心的蝴蝶,正在影响着你的命运。

因此,孤立于全球经济之外谈中国复苏是意义不大的,只关注个人或者小集体利益,而巴望着汇丰派发股息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你得之于汇丰,有可能失之于他处。

可以预测,随着欧美疫情的加剧,监管部门可能会有更进一步的监管政策。而在地球村时代,我们需要更多的理解,强化共度时艰的共识,以及守望相助的努力。任何恶意的揣测甚至攻击都有可能波及自身。



  

  

  

Copyright © 2018 环球都市网 版权所有 商务合作:赵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