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都市网 > 教育 >
引言: 只是还没告诉你,对不起我爱你,我不能看你流泪了几公里这是来自某UGC平台的音乐自媒体人小悦老师的视频截取,视频中创作者手持吉他,开放点歌和云送祝福。这位自媒体人

引言:

“只是还没告诉你,对不起我爱你,我不能看你流泪了几公里……”这是来自某UGC平台的音乐自媒体人—小悦老师的视频截取,视频中创作者手持吉他,开放点歌和云送祝福。这位自媒体人的主要工作就是为感情定制音乐,帮助听众用音符传递情感诉求,单条视频观看人数过万。

图为 “自媒体人”的工作截图

资料显示,中国智能手机普及率达到68%以上,随着5G基站的落地、智能终端的全年龄端的普及,新的“互联网+职业”大门开启,新职业聚焦线上平台,成为万众创新创业新战场。以薇娅、李佳琦、papi酱为代表的网红达人,让人们看到了普通人靠“一技之长”在网络成名的可能,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有了新的职业标签“自媒体人”。

自媒体赛道是目前门槛最低,关注度最高也最多元的新职业赛道。据统计,仅以声音为职业的自媒体人就有音乐达人、配音达人、拆书达人、故事达人等数十种分类。案例中的小悦老师是一种新形式的音乐达人,以声音为内容,以短视频为呈现形式。

同时,自媒体平台也呈现精细化分,除抖音、今日头条等综合流量型UGC平台,声音赛道细分出喜马拉雅、懒人听书、简书、FM、荔枝微课等垂直型平台,市场需求与内容创造像是“鸡生蛋蛋生鸡”的关系,互为导向难分先后。精细化运作后的自媒体赛道,对内容要求更加苛刻,严选优质的内容产生的“鲶鱼效应”刺激着行业内部进行更加精细化的职业导向。近两年,声音自媒体凭借需求市场广、创作成本低等诸多优势,在互联网的厮杀中突出重围,登上新职业赛场。

为什么仅凭唱歌,2年时间粉丝可以过百万?

案例中的“小悦老师”自媒体账号运营不过2年时间,416个作品,吸引了133万粉丝关注,这个成绩对于传统的企业营销来说,品牌的塑造力是非常不错的,但是以自媒体运营来说,成绩却只能排在中上游,在流量型UGC平台,优秀的作品可以让创作者在短时间内聚集人气,并且产生可观的收益,不足为奇。

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11亿,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88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达6.38亿。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指出,短视频、直播正在成为全民新的娱乐方式。100多万的粉丝只是冰上一角。

用户量的指数级增长,刺激平台方对高质量内容的需求,为了鼓励创作者,平台方从功能设计、推送逻辑以及销售路线上优化设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平台纷纷推出了“打赏”、“在看”等功能,并在底层架构为优秀创作者提供更多推送机会。同时,BAT之间的渠道打通,让销售可以通过多平台、内容吸引顾客,直销模式极大激发了网红创作积极性。

同时互联网化工具为创作提供助力,“自动美颜”、“特效模版”、“一键生成并上传”等便捷的制作过程激发了更多人的分享热情,也让创作者可以更专注内容本身的研发。

自媒体市场正如一块肥沃的待耕地,自由职业者、带娃宝妈、退休大爷大妈等人群职业潜能被激发,而就业门槛降低吸引了下沉市场用户参与,他们由观众转换成 “草根”创作者。不再受制于地域经济发展限制,在互联网新职业赛道上掀起创作浪潮。

互联网打破了地域限制带来了庞大的用户基数、精细化运作的平台支撑、包容的文化氛围,因此只要你有一技之长,哪怕只是声音好听,就可以在这个时代找到自己的价值点,从新兴职业中脱颖而出。

声音多元化开发,职业市场新机遇

李薇(化名)是梨花声音研修院的学员,做了二十多年家庭主妇的她想再战职场,却发现对于如今的她来说传统职业门槛已经太高,因此她把目光转向了互联网时代下的新兴职业,结合曾经校园广播主持经历,她考虑通过在线系统化的培训,做一名声音职业者,成为她新的职业定位。

李薇和小悦老师是“有声”职业大军中的茫茫一粟,目前该职业种类繁多,从网红博主,游戏主播等短视频类到美文配音、有声读物、AI声纹采集员等纯声音类共数十种分类,加之互联网“原生”用户群体对音频、直播、游戏等消费力度增长,“有声”C端市场数据倍数增长,2020年我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达到5.7亿人,预计到2022年这个数字将达到6.9亿。

有声经济火爆,带动了更多平台玩家入局。从市场规模来看,今年有望突破398.9亿元,到明年预计达到543.1亿元。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新型的有声读物平台、同场竞技,新职业大门打开,“有声”职业发展成为新职业赛道一颗明珠。

目前,中国的有声经济的高速发展离不开行业技术门槛的降低,这意味着职业机会更加公平,声音职业不再只是科班播音主持的专场,只要能够产出好的声音作品,“英雄不问出处”。

然而,在蓝海中杀出重围并不容易,系统化、职业化的培训机构应运而生。

声音“职业化”培训市场大热,在线教育平台走向规范化

据Mob研究院分析,我国职业教育市场规模总体呈现上升态势,随着互联网+教育的不断融合,在线职业教育市场规模同样逐年增长,2020年已超过3000亿元,这其中声音职业培训占了百万级的市场。经过了两年多的发展,声音职业培训告别了“一哄而上”跑马圈地的时代,行业竞争的要点也由规模扩张转向规范化课程体现管理,“割韭菜”的时期已经过去。

“去年声培赛道还能看到40多家同行,在今年至少有一半已经转向,只能说这个赛道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毕竟培训机构考验的还是教学质量以及你的市场化响应” 梨花教育总经理杨楠说到。梨花教育深耕于声⾳新职业化培训,母公司为十方教育集团,目前120万的学员量使其估值指数级增长,进而成为行业黑马。在谈及声培机构的核心竞争力时,杨楠一再强调“科技化、系统化、人性化”,即符合用户思维逻辑的科技化平台以及真正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系统化培训课程,并且能够让学员学习与实战双向闭环。

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自媒体市场迎来了空前繁荣,有声培训市场获得赛道入场券。线上培训机构顺势而上,十方教育、潭州教育、云学堂等较为知名的在线声音培训平台就此崛起。

据了解,线上声音培训差异化表现在课程平台搭建方面,学员报名成功后,是否能保证教学质量并成功实现自我价值,是否规范化成为重要市场考核指标。当下声音培训行业还处于初步发展阶段,声音培训市场良莠不齐,众多打着“速成”标签但不具备系统课程设计的培训更是在一定程度上对声音培训行业造成负面影响。在业界人士看来,声音培训需要具备一定系统性与专业化,课程设计并不容易。以梨花声音研修院为例,全套系统课周期有半年之久,主打课程“声音变现实战班”,每个月的训练主题分别为声音基础、普通话矫正训练、新媒体播读技巧、有声播读技巧和入行实操。在课程学习期间,还穿插作业带练课、小班带练课、大咖公开课以及1对1专属声音教练辅导课等。教学体系、课程设置贴合市场需求而输出,加上教员为主持、播音经验丰富的讲师,都能在较大程度上保证教学效果。

“在学习三个月的时间,学习平台会开放就业机会,我们可以一边实战一边学习,结业之后整体效果比较好”学员李薇说到,“比如音频头部品牌喜马拉雅、懒人听书、蜻蜓FM,文化传媒巨头后浪出版、大吕文化等等,只要通过试音,就能开始接单任务。接单广场也会每天汇总最新任务信息,时间充裕的话,我可以一次投递三四个作品。”

线上新职业是传统职业在“互联网+”时代的必经之路。门槛的降低使市场下沉,不受限于学历、场景的有声职业不再遥不可及。当千万量级的声音爱好者投入到有声内容创作大潮,声音市场被重新点燃,以抖音、喜马拉雅为代表的作品产出投放平台,以梨花声音研修院为代表的培训以及商务对接平台,都卷入时代的创新浪潮。

谈及行业现状的时候,梨花教育总经理杨楠认为,“行业的洗牌非常快,因此培训的标准化、规范化是企业打出来的唯一的出路,这也反向要求整个声音培训市场的质量提升,只有大家在提及声音培训的时候,能够很快想到要进行哪些系统化教育,那时候,这个行业才是真正被定义出来”。

在线声音培训平台的成熟无疑将推动声音经济走向更广阔的天地。但是,高速的需求增长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未来会走向何方,仍需保留一份谨慎与敬畏。



  

  

  

Copyright © 2018 环球都市网 版权所有 商务合作:赵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