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都市网 > 科技 >
安徽省阜阳市仁和花卉有限公司的花卉基地,自今年7月份以来,连续多次遭受当地村民集体破坏、哄抢,损失惨重,这是一起典型以法不责众维护小团体利益引发的严重违法案件。令人
    安徽省阜阳市仁和花卉有限公司的花卉基地,自今年7月份以来,连续多次遭受当地村民集体破坏、哄抢,损失惨重,这是一起典型以“法不责众”维护小团体利益引发的严重违法案件。令人痛心的是,受害人向公安机关报案后,当地公安机关内部竟然相互推诿扯皮。
 
          花卉基地的由来
 
    72岁的田树仁老人,系阜阳市颍州区袁集镇前炉村田庄村民小组村民(袁集镇原隶属阜南县,2006年10月10日划归阜阳市颍州区),也是阜阳市仁和花卉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仁和花卉公司基地坐落于前炉村大田庄。
 
    田树仁手持《集体土地使用权拍卖合同》、袁集镇土管所收据等证明材料,向媒体介绍:1996年袁集镇依照政策,本着“开发土地,以地生财”的原则,对前炉村大田村民小组西北角经过改造后的旧宅基和水面的使用权进行了拍卖。通过拍卖程序,缴纳“以地生财”款后,我获得了该宗土地和水面从1996年5月7日到2046年5月7日止,50年的使用权。
 
    田树仁说,近20年来,我在花卉基地方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为此,我也获得了一些荣誉:当选阜南县人大代表、获得科技经营示范户、县级十佳企业家等荣誉称号。
 
    1998年6月,安徽省乡镇企业局为田树仁颁发了《安徽省乡村企业集体资产产权登记证》,对田树仁使用的集体土地的权利给予法律上的进一步确认。
 
    随着阜阳市城市建设范围的扩张,田树仁经营的花卉基地离城区越来越近,随之土地不断增值。
 
    受利益驱动,前炉行政村大田庄村民小组个别人,开始拉拢其他不明真相的村民,组织、策划、指挥他们,向田树仁提出无理要求,要收回花卉基地所占用的土地,遭到拒绝。村民们又向袁集镇政府提出非法诉求,再次遭到拒绝。
 
    强占基地 似当年鬼子攻城
 
    田树仁说,我公司花卉基地在大田庄,平时用工基本上都找村里人,工钱从来不少给,以前和他们相处还算融洽,“太出乎意料了,他们在利益面前竟敢铤而走险,多次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攻进基地,破坏、哄抢财物。”
 
    村民和田树仁“协商”不成,组织策划者开始胁迫村民集资,动用工程机械对花卉基地实行强攻。
 
    2015年7月9日,村民动用两辆车牌号码分别为皖KQ6095和皖KE7096大型自卸车,拉来4车泥土封堵在花卉基地大门前。田树仁家人打110报警,袁集镇派出所民警到现场无能为力,没能制止成功。基地大门被堵,人只能勉强进出,但苗木已搬运不出,公司的经营业务被迫停止。
 
    2015年7月15日,村民动用大型挖掘机(视频显示驾驶人王亚军)在基地大门前深挖一道宽约2米的壕沟,大门被村民田树坤锁死。田树仁及其家人连续报警,警察到现场后,也只是无奈地离去。至此,田树仁家人再也无法进入基地管理养护花卉苗木。
 
    2015年7月18日,警察管不了他们,村民更加肆无忌惮。村民秦克更、田洪强、田洪艳等开始砍伐哄抢花卉基地周围的树木。田树仁家人无奈只得再次选择报警,寻求警方干预,可是此时的警察已经对他不再理会,只是说:我们也没有办法,你们可以自己取证。
 
    2015年7月19日,田树仁家人用摄像机对正在哄抢树木的村民犯罪过程进行取证时,村民们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村民居然指使村里老人和孩童围攻田树仁家人,直至派出所来人,村民才离去。
 
    “阵地失守”后,田树仁全家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有家不敢回;花卉基地惨遭涂炭,林木被抢光,花卉已枯死。
 
    2015年9月8日,媒体前往花卉基地暗访查看,花卉基地已经被破坏的杂草丛生、惨不忍睹,还有两位村民在基地大门前的树荫下“值班”。
 
    警察“踢皮球” 各个都“依法”
 
    面对花卉基地被村民破坏、哄抢,田树仁始终坚信政府一定会给自己主持公道的,可是,两个月以来,他的这个“坚信”似乎有点松懈了。
 
    以下是田树仁老人及其家人维权“清单”——
 
    2015年7月9日至10日期间: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分局袁集派出所副所长苏理志和民警臧继福、付春飞。他们认为,处理花卉基地案件要与土地纠纷和土地使用权拍卖合同的合法性进行挂钩,如果合同不合法,土地有纠纷,群众的破坏是否构成违法犯罪就很难讲了。
 
    7月15日,与110指挥中心转袁集派出所接警民警通话,因7月9日至7月15日多次报警,袁集派出所向110指挥中心反馈的消息,称该起案件是土地纠纷,不是公安授权范围之内。
 
    7月20日,颍州公安分局信访接待室,接待人:杨杰。杨警官在和袁集派出所所长申自力所长通话后说:土地纠纷,应找政府和土地主管部门依法处理,公安局机关对群众破坏生产经营和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可以过问一下。
 
    7月28日,向颍州公安分局递交刑事控告状,接待民警对田树仁家人说,领导太忙,你等候消息。随即,田树仁家人又到阜阳市公安局信访中心,负责接待的姚警官看完材料后认为,该起案件依法应由颍州森林公安管辖办理,不属于地方公安办理。姚警官和森林公安沟通后,让田树仁把刑事控告状交给森林公安办理。
 
    8月5日,袁集派出所臧继福警官说,局领导已经批示,花卉基地案件不属于我们分局管辖,应由森林分局办理。
 
    8月13日至17日,颍州森林公安分局董永华局长认为,该起案件应该定性为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和聚众哄抢罪,依法应该由地方颍州公安分局办理,砍树只是整个案件当中一小部分,专业技术方面到时候可以协助颍州分局,要我们办的话,结果就是行政不予立案的处理决定,对结果有异议可以到阜阳市森林公安局找高局长反映。
 
    8月17日,阜阳市森林公安局高局长认为,村民砍伐树木这个情节,连行政处罚都不够,更构不成刑事立案条件,颍州森林分局出具的行政不予立案决定完全合法正确。
 
    法律硕士、安徽蓝邦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郭响峰律师在了解案情后,向媒体谈了自己的观点:本案中,受害人田树仁一直保持理性和克制,选择坚忍和冷静,一直向有权机关主张维权,避免了矛盾激化和扩大,体现了在法治社会中,公民应有的素养;从本案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落实的困窘之处。折射出所谓“法不责众”、“多数人暴政”等与法治思维、法治社会格格不入的社会诟病。
  
    受害人田树仁及其家人恰恰在法治社会中无奈承受着“法不责众”所带来的“多数人暴政”。
 
    案件进展情况,媒体将持续关注。
 
    编者按:法不责众实质是执法不力,这是一个基本的共识。只要是侵权只要是犯法,就应该受到法律的约束和惩处。无论是哄抢侧翻大货车上的货物,还是哄抢花卉基地财物,都不应该在法不责众的旗号下疯狂上演。比较遗憾的是,就拿时常见诸报端的哄抢侧翻大货车货物来说,似乎还没有一起哄抢事件,事后被严肃追究法律责任,因为总是“不抢白不抢,抢了也白抢”,所以“哄抢有理,不抢傻逼”逐渐成为久经考验的“真理”。从这个意义上,法不责众其实是执法不力长期放纵的结果。(潘路遥 陆洪浩)
 

 

投稿热线:0898-66559121 投稿传真:0898-66559122 邮件:yulunbaoliao9996145@gmail.com

copyright@互联网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