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都市网 > 媒体 >
在我很小的时候,在我的记忆深处,是母亲的那盏夜灯伴我长大的,是母亲在那盏夜灯下永远干不完的针线活伴我入眠的,当我梦中醒来时,那盏夜灯还是在亮着。 长大后,我去了远方

在我很小的时候,在我的记忆深处,是母亲的那盏夜灯伴我长大的,是母亲在那盏夜灯下永远干不完的针线活伴我入眠的,当我梦中醒来时,那盏夜灯还是在亮着。

 长大后,我去了远方,清楚的记得那个漆黑的夜晚,是母亲挑着那盏夜灯送我到村口。生活中无论有多少痛苦和艰辛,母亲的那盏夜灯永远照亮前进的方向。

​如今,五十年过去了,母亲的那盏夜灯仍然亮着,不过是我为她点的一盏夜灯,因为,夜深,夜黑,母亲老去的身躯夜间没有灯光已不能起来了。夜灯,我心中母亲的那盏夜灯,似冰清玉洁的月轮,永远照亮我的一生……



  

  

  

Copyright © 2018 环球都市网 版权所有 商务合作:赵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