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都市网 > 社会 >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公安局干部恶意放贷逼停企业事件追踪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维多利亚大酒店有限公司的员工再次来编辑部,高兴地告诉记者,中纪委已经受理了他们的案件,并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公安局干部恶意放贷逼停企业事件追踪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维多利亚大酒店有限公司的员工再次来编辑部,高兴地告诉记者,中纪委已经受理了他们的案件,并且已经转交辽宁省纪委处理了。他们与记者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交谈,表述三个意思:一是对中纪委、辽宁省纪委这次查处该案件充满信心,希望尽快有一个结果;二是他们的担心与疑虑;三是对官官相护官场恶习的异常愤懑与批评。
                       “我们相信中纪委!
     控诉人一再表示,我们相信中纪委。“我们看到中纪委网站天天公布的信息,上至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政协副主席、省委书记、公安厅长等位高权重的、贪腐的、祸国殃民的高官都能拉下马,我们相信,中纪委也有能力处理这几个公安局小小的副科级、股级干部!” “为什么我们有这样的信心?因为他们的违法事实确凿,受害群众面积大,社会反响十分强烈,我们向中纪委做了举报,以中纪委铁腕反腐的力度,是怎么也不会放过他们的!所以,我们坚信他们一定会成为人民的阶下囚,不能再让他们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欺男霸女,恶放高利贷,并利用自己的职权收贷了。人们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新社会人民警察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一个旧社会的黄世仁,你说,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能容忍这种人混迹在人民警察的队伍里吗?我们共产党能容忍这样人混迹在这个始终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队伍里吗?
     “他们之所以有恃无恐,是因为他们手中有权力!受害人不敢举报他,他们曾经放言,‘老老实实的还钱,不还钱就收拾你,敢乱说乱动,就把你弄进去!’民不畏死,何以死俱之。我们活不下去了,自己都想一死了之,还怕你们抓嘛!我们毅然来到北京,向中纪委作了举报。
 “举报当日,中纪委信访室的同志作了受理,并给我们一个查询号,能从中纪委网站上及时了解案件查处情况。当我们提出对方是公安人员,在当地有相当的势力,担心“官官相护”,接待人员这样答复我们:在全国反腐的大形势下,谁包庇坏人,谁就是坏人,他来说情,一定会收对方的贿赂,我们就把他纳入调查的视线!
     “我们走出信访室接待室,觉得北京的天真蓝,老天开眼了!我们的企业有救了。我们深信中纪委一定会办理好这件案子!
    “我们控告兰文(铁岭市公安局清河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赵明(铁岭市公安局清河分局治安大队教导员)及李猛(铁岭市公安局清河分局张相派出所所长),他们违法发放高利贷,并充当放高利贷者和社会流氓的保护伞;兰文利用手中职权,对有证据证明的犯罪行为应该立案、而不予立案;兰文私自占用扣押车辆;赵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生活作风糜烂;李猛严重不作为、违法违规办案,严重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他们的所作所为在铁岭当地引起市、区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也成立过调查组,也听取了清河区公安局局长孙国太的汇报,孙国太局长也表态认真处理好此事件!但迟迟没有任何处理结果,反而使他们更加嚣张!令我们老百姓百思不解。公安局长是如何向调查组汇报的情况呢?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在庇护,不敢“揭盖子”,怕牵出更多的人和事!
     兰文、赵明为什么身为公安局中层干部去帮一个企业老板融资,而且是长达2年之久多笔借款,并且充当担保人身份呢?原因是多笔借款并非他们个人出资,而是在利益的驱动下帮助前老板许统标到处融资。一、吃放款方的好处,吃高出的利息,并且向出钱方保证借款不会呆帐;二;是吃借款方,他积极作为借款方的担保人,总要借款方出一笔高额费用。让人理解不了的是只有巨额的欠条,没有实际的银行汇款凭证!他们作为原告的官司还可以打赢。据原酒店老板许统标讲,有时向他们借款的月利率达到1-2毛,他们采取先扣利息,再写欠条的隐蔽方式操作。二人利用手中的权利、地位,加之身边地痞无赖的要挟和恐吓,来获得大量非法利益。
     兰文为什么对有证据证明的犯罪行为应该立案、而不予立案呢?原酒店老板许统标私刻酒店假公章,用于个人向外界借款,然后将借款扣在酒店上面。新法人通过审计财务时发现问题后立即去清河区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可兰文大队长利用手中的职权,不让下属受理案件,更不允许立案!他的这些做法只能说明他要保护网上逃犯许统标(被追逃是因为其它诈骗事件),保护他们的私利,因为他和赵明都是帮助犯罪嫌疑人许统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担保人,非法借款金额高达475万元。
    “朗朗乾坤,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可这些败类确实真正地把党的形象和人民警察的形象给败坏了!破坏了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破坏了党的名声,使人民群众失去了对党的信任和信心!”                    “我们担心案件逐层转交,到了地方,不了了之。
     “中纪委当天就受理了我们的案子,隔了一日,转交到辽宁省纪委,而不几天这案子又到了铁岭市纪委。是不是铁岭市纪委又会把案子转到清河区纪委呢?我们有一种担心,如果真是那样,转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原地,这还是兰文、赵明的势力范围啊!
     “中纪委接待我们的同志说:会给你一个圆满的答复。现在我们这样想,我们已举报过多次,每次都是清河区公安局局长孙国太单方面向上级部门汇报情况,并且以诚恳的态度向上级表态会认真处理该事件,但是每次都是不了了之。这是为什么?这又说明了什么?
     “铁岭市清河区公安局在老百姓报警求助环节失去公信力,失去了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是严重的不作为。以赵春利(赵四)、王冬心(王二)为首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多次暴力骚扰酒店,已经构成干扰生产经营罪的各项要件,张相派出所所长李猛包庇他们至今,并使其逍遥法外。赵春利是铁岭当地黑白通吃的社会“老大”,连派出所民警见到他也要喊一声“四哥”。
     “兰文、赵明身为铁岭市清河区公安局中层干部违法放高利贷,违法得利有多少?究竟坑害了多少人?作为派出所长的李猛严重不作为,造成酒店损失过千万的严重后果,到底是谁在背后纵容他们,还采取欺上瞒下、隐瞒事情真相的方法来应付上级领导的调查。到底是什么样的“土皇帝”领导支持他们长时间这么做,难道和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相信这次中纪委省纪委及市纪委的介入调查会揪出背后的保护伞和同流合污的“领导干部!”    “我们很担心这个调查结果会背离真相,可我们坚信中纪委、辽宁省纪委、铁岭市纪委会做出客观公正的处理结果!我们真的坚信这一点!更加坚信各级纪委的正能量!
                                                   零容忍,惩治要群众看得见的腐败
 
     “我们记住了习总书记说的话:反腐败高压态势必须继续保持,坚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啥是零容忍呢?就是对腐败现象毫不忍受、毫不宽容,就是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对腐败分子,发现一个坚决查处一个;对腐败行为,发现一起坚决纠正一起;坚持“露头即打”,防止滋生蔓延。我们很感慨这句话。我们深信纪委部门也能用这种态度对待我们的案子!
     “兰文日常所使用的车辆是清河区公安局两年前扣押的犯罪嫌疑人车辆,目前案件已结束,但是车辆至今未按照扣押车辆处置方法处理,而私自占为己有,车型是灰色的现代越野车。赵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生活作风糜烂。在当地,赵明为了诱惑女性成天不穿警服,都穿大品牌的服装上下班,打扮的特别有品味!成天吊儿郎当,游手好闲的开着名车上下班,今天开雷克萨斯570大吉普,明天开丰田陆地巡洋舰大吉普,而且都用假牌照方便违章、违停、超速来显摆自己的威风!在当地公安系统内及当地群众心目中影响极坏。
 “新法人接手酒店后,赵明与兰文为了能够继续获取非法利益,将他们与许统标的借款强行加到了酒店的身上,先后多次分别去酒店找新法人要帐。在多次讨要无果的前提下,赵明利用自己的妻子许艳娇是清河区法院工作人员的便利条件;兰文则利用自己的前妻刘辉是清河区法院山乡法庭庭长的身份给他们发放的高利贷披上了合法的外衣,更是利用清河法院的判决使他们发放的高利贷成为合法化!兰文和赵明还多次扬言:“我们在铁岭清河地区是土生土长的老人儿,公、检、法、司四家他都说了算,必须把钱还上才算完”,气焰十分嚣张。
     “属地张相派出所所长李猛严重不作为、违法违规办案,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对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干扰酒店正常经营一周之久的行为视而不见,不但报案多次不出警,而且还派人强行将酒店的“身份证上传设备”非法没收!导致酒店无法营业,被迫停业至今,造成上百名员工下岗并且开不出工资,民愤极大,给酒店造成无法挽回的名誉侵害及经济损失已超千万元。
 记者说:这就是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你们要相信,我们党和纪检部门会给你们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你们的酒店也会正常经营,坚信这是新中国新社会,这是共产党的天下,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时代!
 上访者走出报社接待室,拉着记者的手,意味深长地说:如果中纪委和辽宁省纪委及铁岭市纪委再偏听偏信,枉法枉纪,放任这批害群之马继续危害社会,那我们就没有活路了。维多利亚酒店作为铁岭市清河区标志性的酒店就不能再开张了,投资上亿元的酒店啊!还是政府的招商引资项目呢!它死了,我们也不能活了!这会寒了多少企业家的心呢,谁还再敢来铁岭投资啊!
     目送他们蹒跚而去的背影,记者立在门口,沉思很久。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吗?可他们声称坚信!他们对党、对国家、对社会抱有良好的期望,纪委监察部门守土有责,不要寒了百姓的心。现在是防火未燃、清除害群之马的有利时机,不要等到事件弄到不可回转的地步,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以及对党和国家、地方政府形象造成极大损害才重视起来,那就为时已晚了。
     那时,“维多利亚酒店”事件,就会成为一块永远烙在中国人民心中一块伤疤,就会成为中国共产党纪检监察史上的一个重大败笔,就会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法治史上永不可去除一块污点。
 但愿,这一切不会发生。(记者 曾伟)
 


  

  

  

Copyright © 2018 环球都市网 版权所有 商务合作:赵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