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都市网 > 社会 >
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依法治国是我们的基本国策,也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法治社会追求的是权利公正、机会公正、规则公正、程序公正,而能不能实现这诸多公正,很大程度上取决

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依法治国是我们的基本国策,也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法治社会追求的是权利公正、机会公正、规则公正、程序公正,而能不能实现这诸多公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司法公正。

  一滴水可以折射阳光,一个案例可以折射社会公正。大到面对雾霾天怎样吁请信息公开,小到黄灯时能不能踩一脚油门,人民群众就是从每一件案例中,切身感受法治。司法公正,则社会有条有理,人心舒畅平和;反之,则将摧毁公众对法律的信仰,放大社会不公,并形成恶性循环。

  一方面,需进一步健全司法内部监督制约机制,让执法司法权在制度的笼子里运行,在各个环节筑起最严密的篱笆墙,给群众诟病的“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架上“高压线”,让司法腐败无处藏身。另一方面,还要依靠人民群众的监督,构建阳光司法机制。通过保障人民群众参与司法活动,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监督力量,以公开促公正。

  新《刑事诉讼法》实施以来,辽宁省抚顺市检察机关始终坚持把诉讼监督摆在突出的位置,共对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和证据不足的案件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305件,在办案中多次发现和纠正遗漏罪行和遗漏同案犯。去年,抚顺市检察院公诉部门在办理一起贩卖毒品案件的过程中,发现尚有两名犯罪嫌疑人参与贩卖和运送毒品却未被依法移送审查起诉,遂依法追诉,使两名遗漏罪犯均被绳之于法,而该案也被评为当年全省检察机关公诉部门十大精品案例。

  公诉部门在依法办案的同时,也坚持把化解社会矛盾贯穿于公诉工作始终,认真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2013年以来,对犯罪情节轻微的犯罪嫌疑人不起诉183人,对当事人和解的公诉案件不起诉121件,针对办案中发现的社会管理问题,制发检察建议15份。同时,公诉部门的检察官还深入社区、学校等重点单位开展法制课堂讲座21次,有效参与社会治理。

  然而在记者走访时了解到抚顺市望花区检察院的一起案件依然存疑。抚顺市乾亨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金鼎世纪城”项目一期建设工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均采用固定价格(包死价)。合同固定价格是工程结算的唯一依据,但抚顺乾亨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刘刚伙同顺盛、铭城、广安、华源、华宇五家建安公司相关人员,伪造《工程概(结)算书》作为结算依据,采取各种手段虚增工程款,骗取乾亨公司18,871,973.40元工程款。犯罪嫌疑人刘刚利用担任乾亨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条件,截留侵吞乾亨公司2500余万元售楼款。临时“三联购房协议”、“三联收据”和保管乾亨公司账外资金的银行卡,是记载真实售楼收入的原始财务凭证,真实售楼收入远高于入账帐内售楼收入,犯罪嫌疑人刘刚为掩盖截留侵吞售楼款犯罪,至今拒不交出记载真实售楼收入原始凭证。乾亨公司财务账和账外账明确证明,乾亨公司有2500余万元售楼收入未入账内也未入账外;乾亨公司出纳罗爽交出的五张银行卡进一步证明,其中9,478,341.69元售楼款未入账内也未入账外。2500余万元未入账售楼款,被犯罪嫌疑人刘刚截留侵吞。根据抚顺市企业家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企业家公司)与辽宁恒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生集团)、抚顺诠生堂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诠生堂公司)共同开发“高湾药厂”项目协议,企业家公司应当投入2000万元项目建设资金。根据抚顺大东贸医药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东贸公司)、恒生集团与企业家公司共同开发“金鼎睿城”项目协议,企业家公司应当投入1000万元并承担后期项目建设资金。犯罪嫌疑人刘刚未经公司股东会、董事会同意,私自将乾亨公司37,206,894.00元资金作为企业家公司资金,投入“高湾药厂”项目2000万元,投入“金鼎睿城”项目17,206,894.00元。

  安徽六安市公安局长朱潘杰这样解读了司法个案公正的重要性:曾记得习近平总书记在解释十八届四中全会公告时,引用过培根的一句话,让人记忆深刻。“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这个比喻形象地说明了公正是司法活动的灵魂,是法治的生命线,司法不公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和致命的破坏作用。中央两个规定的出台是贯彻十八届四中全会的重要举措,保证了司法公正,也提高了司法公信力。“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国无信不宁。”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法律需要解决诚信的问题,而中央两个规定中提出的“独立公正”,正是保障构建法律的诚信体系所必须执行的关键环节。

  本案中郑岩、衣东明知已经查明的犯罪事实应当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犯罪嫌疑人刘刚为掩盖犯罪拒不交出临时“三联购房协议”、“三联收据”和保管账外资金的银行卡,为掩盖犯罪大肆篡改和伪造乾亨公司财务帐,取保候审期间采取欺骗手段伪造乾亨公司印章,还涉嫌其他重大犯罪尚未查清,依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应当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但是,郑岩、衣东公然隐瞒上述事实,骗取上级主管领导批准,违法决定对犯罪嫌疑人刘刚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为其逃避法律制裁,提供隐匿、伪造、篡改证据,订立攻守同盟和上下活动提供时间和空间。

  记者随后采访了辽宁省检察院侦查监督处了解到,本案已经被辽宁省公安厅督办、辽宁省检察院立案监督、辽宁省人大关注,并对本案存疑内容进行了解读。相关法律专家向记者阐述,犯罪嫌疑人刘刚恰恰利用郑岩、衣东为其提供的时间和空间,与乾亨公司会计、出纳订立攻守同盟,至今拒不交出临时“三联购房协议”、“三联收据”和保管账外资金的银行卡,伪造乾亨公司财务账和账外账;与五家建安公司相关人员订立攻守同盟,伪造《工程概(结)算书》掩盖骗取乾亨公司18,871,973.40元工程款犯罪;利用骗取伪造的印章,假冒乾亨公司更换银行备案印模,签订3400余万元商品房买卖协议;随后记者采访了印章中心,对于乾亨公司的报案,印章中心表示确有此事,并正在侦查中。记者询问为何举报周期如此长,却迟迟未处理,工作人员表示是程序问题,目前正在加快处理中。

  朱潘杰向记者解读到:和平年代,人民警察担负着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职责。在保证司法的公平公正中,更应当主动作为、勇于担当。我国的刑事诉讼程序包括立案、侦查、起诉、审判、执行五个环节,每个环节环环相扣,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公安机关的立案、侦查活动是整个刑事诉讼活动的首个环节、第一道工序。如没有公安的立案好、侦查好,起诉、审判公正则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应该说,公安机关侦办案件的质量直接关系到刑事诉讼活动能否实现公平正义。公安民警需时刻谨记,在法治的轨道上严格履行刑事司法职能,以过硬的侦查活动,切实肩负起保证公正司法的神圣职责。如果脱离了法治轨道,就会侵犯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甚至造成冤假错案,影响侦查机关公信力,损害国家法律的尊严和权威。

  当然,公安民警并非生活在真空中,在办案中,难免会受到外界干扰,这就是考验公安民警的“关键时刻”。中央两个规定中明确要求领导干部不能插手、干预司法活动,否则将被记录、追责。这是对每位公安民警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是很好的约束。

  回顾本案中,郑岩、衣东明知犯罪嫌疑人刘刚涉嫌的犯罪尚未查清,辽宁省人民检察院已经启动立案监督程序,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已经启动个案质询程序。郑岩、衣东为逃避法律监督,公然隐瞒事实欺骗上级领导,在根本不符合侦查终结条件的情况下,仓促决定将本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导致移送审查起诉遗漏18,871,973.40元诈骗和2500余万元职务侵占重大犯罪,导致移送审查起诉的犯罪定性错误、遗漏犯罪事实和遗漏犯罪嫌疑人,最终帮助犯罪嫌疑人刘刚成功将重罪变成“存疑无罪”。

  本案移送检察机关后,被害人要求行使刑事诉讼权利,望花区检察院却以侵财犯罪单位不具备被害人的法律地位,非法剥夺被害人对刑事诉讼监督的权利。“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司法鉴定时间不计入办案期限。而抚顺市经侦支队和望花区检察院个别干警,却非常默契的利用司法鉴定时间,将法定补充侦查和审查起诉时间耗尽,最终在程序上造成不得不做出“存疑不诉”的决定。

  “徒法不足以自行”,掌握权力者如果处心积虑“用足用好法律”为权力任性开道,将法条往利于自己的方向去解释,相对弱势的民众就难以发声,司法公正也会受到侵蚀甚至功能失调。同时,不能静态地认为一旦增强了司法的独立性,司法在权力面前就能够具有更强的抗压性。事实上,任何改革举措都要有动态思维,不能只重一端、不及其余,而应两端并进、相向而行。这就要求我们,在不断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同时,还要加强建设权力运行的监督机制,不断为权力指明“高线”、架设“底线”。

  依法治国民心向,规范司法利剑锋。记者采访抚顺市检察院,负责同志表示,规范司法行为是维护司法公正、增强司法公信的必然要求,也是确保检察权正确行使、法律正确实施的重要抓手,我市检察机关将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从严从实建立更加规范的检察权运行机制和司法长效机制,让司法公正惠及社会的每个角落、每一个人,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市、全面深化改革、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当前,辽宁新一轮振兴再出发,改革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任务之重,挑战之多,前所未有。面对多元利益诉求,如何促进公平正义?在深刻变革中如何调和社会生活,使之既显生机勃勃又井然有序?越是在关键时刻,越需要发挥法治的作用,让司法为社会支撑起公平正义的广阔天空,开创依法治省的新局面。为实现老工业基地新一轮振兴夯实法治之基,凝聚磅礴之力。综合辽宁日报、新华社报道

 



  

  

  

Copyright © 2018 环球都市网 版权所有 商务合作:赵经理